首页 >养生

Android的隐忧七年后我们也许不再记

2019-05-15 04:02:59 | 来源: 养生

2014年是人类进入智能时代的第七个年头,移动行业在过去七年时间里以一种的速度深刻影响了人类发展的进程。当乔布斯2010年站在WWDC大会上发布具有跨时期意义的iPhone4之时,他一定不会忘记当年发布代iPhone的那个冬日,更不会想到四年以后,高呼「bigger than bigger」的iPhone 6 /6 plus 依旧畅销。

与此同时,当年紧密团结在一起的小火伴Google,早已另起炉灶。反目成仇以后的两家公司,七年时间内已成长为移动行业不可撼动的巨头。我曾在之前一篇文章里提到:苹果与Google的移动大战,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不同方法论的战争,如果说苹果的iOS是个封闭花园,那末Google的Android就是开放广场。

两家公司已完成移动行业的启蒙与圈地。根据Strategy Analytics 今年10月份发布的数据,截止到2014年第三季度,iOS 和 Android 占有全球智能 96% 的份额。其中,iOS 的市场份额为 12.3%,而 Android 则是 83.6%。但在利润方面,iOS毫无疑问占据地位。分析公司Canaccord Genuity称,苹果在行业的利润占整个智能市场利润的 72%,而十几家全球范围的Android厂商将争取剩下不足30%的利润,这还不包括一些地区性的山寨厂商。

苹果今年不仅在iOS 8上推行小范围的开放政策,更是一举发布两款大屏iPhone,这令以开放、屏幕著称的Android阵营面临诸多挑战,而Google在其中的角色,就显得极其奥妙。

隐忧

作为Android平台具有者,Google却不得不面对一个残暴事实:当用户越来越沉浸在一个个移动App时,Google赖以生存的页之间搜索、跳转浏览正变得无足轻重。长期以来,Google以桌面浏览器的广告模式横扫传统广告市场,2012年12月,德国调查公司Statista调查显示,Google的广告收入已超过全美杂志报纸广告收入的总和。

然而在移动端,Google的广告模式却迟迟无法展开。根据纽约时报报导,虽然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测算,过去两年间,移动广告开支已经增长了两倍,在广告市场的总开支中占比到达11.4%。但由于Google通过复杂的拍卖流程销售广告,所以无法单方面提价,而必须让广告主展开更加激烈的竞价才能推升广告价格。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搜索巨人过去一年花费了大量精力吸引广告主使用移动平台,乃至调剂了该公司销售和展现广告的方式。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根本原因在于App经济与Google原有模式的冲突。尽管Google在Android 里开发了大量原生应用从短信、邮件到音乐、图书乃至健身运用,但大部分这些运用都独立运行,这和Google在桌面浏览器上的页和服务之间的链接跳转截然不同。

想象一下,我们现在是如何用的?很多用户解锁后的反应是打开某一类的应用,比如看时就去打开客户端,收发邮件则去打开邮件App,外出吃饭逛街的时候则使用地图或团购之类的App,这些App与Google搜索、移动版Chrome浏览器关系并不大(这在中国特别明显)。即使使用Gmail收发邮件,但从本质上说,这些App就是一个信息孤岛。倘若Google不能把这一个个孤岛串连起来,Google的移动广告前景并不乐观。

对策

在的Android 5.0 lollipop中,移动版的Chrome浏览器有了一项新功能:「合并标签页和运用」。Google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故意模糊每一个单独App与每一个浏览器页面的界限。

如左侧显示,此前Chrome的标签页只能在Chrome里查看,其地位只相当于浏览器里的一个页面。但在右边,Chrome每个标签页的地位已经和Gmail、Google地图的地位一模一样了,如果你不仔细视察,或许你还以为这些标签页是独立的App。

2013年,Android 之父安迪鲁宾被Google 管理层调离Android团队,原Chrome和应用部门副总裁桑德尔皮查伊成为Android新的负责人,此举被认为是Google成心将Chrome与Android平台整合的标志。2014年10月,Google 管理层再次调整,桑德尔皮查伊已正式成为Google的「二号人物」。

人员调剂也伴随着产品整合。根据IDC报告,今年第三季度Google面向美国学校的Chromebook出货量达到71.5万台,而苹果iPad为70.2万台,借助低价策略成功使得Chromebook销量一举超过iPad。另一方面,如今Chrome平台已经可以完美运行Android平台的Evernote、Duolingo、Sight Words和Vine,2014年9月,Google再次搬运了7款Android 应用到Chrome平台,这些应用基于Chrome OS上Android Runtime,可提供与Android一致的体验。

硅谷知名风投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本尼迪克特埃文斯撰文指出,目前Google对Android的控制和当年微软对Office和Windows的控制几近一模一样。微软依靠操作系统Windows(Google依靠play 服务包、API)与杀手级软件Office(Google 地图和浏览器、Gmail等等)相互支撑,并以条款规定的方式将这些服务内置到大多数Android里。由于众所周知的缘由,中国的Android里并没有Google服务,而以亚马逊为代表的厂商则准备重新构建新的生态圈,虽然目前亚马逊的Fire系列平板、销量不佳,但亚马逊的野心不容小视。

自2007年9月Android系统次面世后,世人对Android的担忧无外乎「过度开放」、「容易碎片化」等,但七年之后的现在,Google需要解决的问题远比「开放」、「碎片化」难度大的多,它需要解决本身广告模式与移动App经济之间的根本性矛盾。或许Chrome平台会成为一个出路,谷歌Android产品管理副总裁布莱恩莱克斯基也对媒体暗昧的表示:「Android和Chrome 平台团队的合作更加紧密,但这并不意味着彻底发生改变,至少现在不是。」倘若Android终被Chrome平台代替,原有Android阵营会产生怎样的变化?中国本土企业能否捉住新的机遇?Chrome平台又如何对抗不断开放的iOS?

这些问题现在看起来仿佛无解,但时间总会提供答案。正如七年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Android,而七年之后,我们或许也不记得Android了。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用
益母颗粒适合什么人吃
中药调理月经量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