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结婚多年围城里的乏用什么来解

2019-06-08 12:46:19 | 来源: 旅游

得了盆腔炎该怎么办
白带多白带异常
急性盆腔炎的症状有什么

婚姻里的乏用什么来解?

作者:翠脆生生

1

周凯进门之后,换上拖鞋,照例问:“吃什么啊?”

徐芸芸正满头大汗地擀面条,她淡淡地答:“汤面。”

“天气这么热,熬一锅绿豆汤,再炒一个菜,就行了。干嘛那么麻烦,汤面太热了。”周凯的眉头皱了皱。徐芸芸说:“还不是你爱吃啊,要不,我晚上啃一个桃子,喝杯酸奶当减肥餐就行了!”

原本话说到这种不咸不淡的份上,及时收手就罢了,可周凯不依不饶地说:“什么为了我啊,我说了今晚想吃汤面吗?别动不动就扯上我,我是喜欢吃面,冬天吃比较好,也得分季节好吧!”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我二呗,大热个天和面、擀面,纯粹咸吃萝卜淡操心。”徐芸芸也不乐意了,针尖对麦芒地反击回去。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这时,儿子周磊放学回来了,两人都再没说话。

吃完饭,徐芸芸洗锅、洗水果,切好,端到茶几上,刚坐下喘口气,卢慧的就来了。

“哎呀,亲爱的,你心情不好啊,什么?你们家周凯又出差了啊,哦,我晚上过来陪你,没关系的,嗯嗯。”卢慧的这番话没头没脑的,徐芸芸一头雾水。

放下,卢慧的短信接踵而至:亲爱的,帮我打个掩护,那谁来了,我们俩约个会去。

卢慧口中的那谁是她外出学习时在西安认识的一位大夫,两人一见钟情,彼此都是有家室的人,一年也就见一两次面。

“你就不怕玩火自焚啊?”徐芸芸问过卢慧。

卢慧抿了抿嘴唇,轻声笑了:“不妨碍彼此的家庭,只是朋友一样见面、吃饭,给无聊的婚姻解个乏。”

徐芸芸没说话,私下里,她其实很羡慕卢慧,在波澜不惊的婚姻里,还能有一个男人想一想,想起他时,对爱情,对生活会重新泛起涟漪,难得有一丝活力,其实,挺好的。

可是,站在道德的层面,那就……

人都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只是,婚姻里的忧和乏,又用什么来解呢?

就像周凯,谈恋爱的时候是活力四射的少年,眸子里永远有一股清澈的气息在流动,会给徐芸芸写一首诗,也会带着她在夜来香怒放的小径散步,偷吻一下,拉拉手,火花四射。婚后,周凯俨然恢复了一个公务员应有的刻板和严肃,寡言、慎行。在办公室,哪怕是徐芸芸在那头多么热烈地说,今晚去看一场电影吧?

周凯都会立刻离开办公桌,来到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里,这才收起刚才蚂蚁一样的哼哼声,轻声说:“刚才领导在,好了,这回说吧。”

“我是你老婆,快下班了,给你打个都不行吗?”徐芸芸不止一次这样说过。

周凯每一次都严肃地说:“你呀,你不懂机关单位的勾心斗角,一切都要小心翼翼……”

次数多了,徐芸芸再也不给周凯打了。下班之后,她一个人去熙熙攘攘的新华街逛逛,吃一只雪糕,逛一下蛋糕店,再买一堆菜带回家。

但是,一个人站在暮色深沉的街头,没来由的被孤独包裹着,甚至有点凄凉。

徐芸芸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一个省会城市的中学女教师,工资稳定,长相尚可,儿子聪明可爱,丈夫循规蹈矩,还觉得孤独,这不是吃饱撑的吗?

周凯似乎察觉到卢慧的情况,正在低头看的他抬起头,认真地说:“卢慧的事情你少管,小心生出事情来。”

徐芸芸喝了一杯酸奶,说:“知道。明天我们几个高中同学聚会,我过去一趟,AA制,不去,大家会以为我舍不得花那个钱。”

“大学同学聚会还有理由,高中都什么年代了,无聊死了!再说了,同学聚会多的是奸情泛滥,你要小心,好歹你也是风韵犹存的少妇。”周凯一字一顿地说着,嘴角带着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

徐芸芸笑了,说:“我在你眼里是风韵犹存啊,谢谢呀!”

临睡时,周凯对正在做面膜的徐芸芸说:“老婆,早点睡呗。”

徐芸芸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于是,态度分明地说:“你打呼声太大,我今天睡小书房,明天才能有个好脸色,起码也得让那些同学感觉我过得不错。”

“虚伪!还是那么好面子!”周凯一看没戏,脸色一变,往卧室走去。

徐芸芸发火了:“你不虚伪,世界上就你一个人纯洁又无辜!”

夜色一点点浓烈起来,徐芸芸一个人坐在黑夜里,脸上敷着面膜,她舒服地深呼吸,压根不想去考虑周凯的心情。

不知何时起,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她从前认为周凯单纯,孩子气,是个很简单的人。

现在则觉得他阴险,装腔作势,无趣透顶。

周凯之前觉得徐芸芸清秀、文艺,温柔。

而今吵起架来,他脱口而出,你简直就是泼妇,虚伪,无聊!

徐芸芸早先还为和周凯的渐行渐远痛苦,后来,她逐渐明白,人生有些事,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就像婚姻里的孤独,越是热闹,越是凄凉。

2

徐芸芸第二天起晚了,她把儿子送到辅导班之后,打让婆婆中午接过去吃饭。自己气喘吁吁打了个车到商场请了一个小姑娘化妆,等收拾停当赶去聚会的餐厅时,一桌子的残羹冷炙。

“芸芸?呀,越活越年轻,怎么回事?我就奇怪,哪个小姑娘在门口一直盯着我们看,还这么漂亮?”王振中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衬衫,整个人显得气色很好,他是徐芸芸的高中同桌。

徐芸芸对于这番话非常受用,轻声笑了起来,说:“瞧你夸张的,我都奔四的人了。对不起,送儿子去上课,迟了!”

王振中算是男同学中保养得宜的,一双眼睛多了些成年男人的精明干练,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中年男人的成熟魅力。重要的是,他毫不掩饰对徐芸芸的好感,忙着重新点菜、给徐芸芸倒饮料、倒茶,拿餐巾纸……

参加聚会回来,王振中殷勤地送徐芸芸到小区门口,他开着新款的宝马X6,车厢内缓缓流淌着小野丽莎慵懒的声音。

“不会因为我开宝马就鄙视我吧?纯粹为了生意。这么多年一直找你,今晚终于见到了,心里真高兴。你往前走,我目送你。”他的嘴角荡漾着炙热的笑容,话语间诚挚又恳切。

徐芸芸下了车,轻笑着说:“怎么会,有个事业成功的同学,我也为你骄傲的。”

说完,她当着就往小区里走去,走了十米远,她忍不住回头,王振中那辆白色的宝马果然仍然静静屹立在那里。

走到楼下时,婆婆的来了,徐芸芸连忙接起来。

“芸芸啊,妈上次提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一个孩子太孤单了,你抓紧啊,周凯都41岁了,你也不小了,快点啊,妈都急死了!”

徐芸芸无奈地苦笑:“妈,我们俩的工作都忙,实在不想要二胎了!这样,您给周凯打说说,他也不想要。”

“我刚给他打完,他说,主要是看你!他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小绵羊一样,这个家,一切都是你做主啊,你让他往东,他怎么敢往西?”婆婆讪笑着,言谈里满是讥讽。

周凯就是这样,明明在家里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主儿,一出门立刻变身24孝好男人,不仅把徐芸芸的包抢到手里,还把周磊的包也一并拿上。不管是到婆家还是到徐芸芸的娘家,他都挽着袖子在厨房忙乎,吃完了饭还抢着洗碗,一众亲友都羡慕得满是夸赞之词,直说周凯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徐芸芸憋着一口气上楼,打开门就问:“咱妈打问二胎的事儿,你怎么能说主要是看我呢?我上次不是问过你吗?你坚决说不想生了!”

周凯坐在沙发上云淡风轻地说:“对啊,是你不想生,所以,我才不想要的。”

“你!”徐芸芸一时气结,索性再不说话。

整整一个晚上,徐芸芸没和周凯说话,他倒是也不主动说一个字。

王振中约徐芸芸喝茶,她借口说单位加班。

王振中约徐芸芸看话剧,她撒谎说自己早就不爱看了。

尔后,他又约徐芸芸看电影,她再也不好意思拒绝了。

万达影城里幽静的3号厅里,王振中握住徐芸芸的手,低声说:“芸芸,晚上不要回去好不好?”

徐芸芸触电般地抽回自己的手,拿着包包一口气跑出了电影院。

卢慧听了徐芸芸的描述,呵呵呵笑个不停,说:“出轨这种事,男人一旦犯了,女人为了家庭都会原谅他们。但女人往前跨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你要想清楚。”

见徐芸芸没说话,卢慧又接着说:“我是已经做好了离婚的准备,真的!反正目前这段婚姻,早就过得没滋没味了,我还年轻,人生这么长,难道要勉强自己忍下去?”

大半晚上的,徐芸芸和卢慧在外面撸串,她们的都没响。

徐芸芸叹了口气,她不用回家都知道,周凯在打游戏,和友聊天,儿子在婆婆家肯定已经睡了。

什么时候,他开始不再关心自己到底回家与否?也不再注意到自己新买的裙子是否好看?更不会在下班的路上买一块徐芸芸爱吃的杏仁蛋糕给她!什么时候?徐芸芸也忘了,说不清道不明。

房子是有,车子也有,丈夫也有一个,为什么,会比单身的时候更加感受到刻骨的孤独和冷清?

徐芸芸不敢想,忙碌的时候得过且过,空下来,想起这些,顿觉生无可恋。

3

徐芸芸没有出轨的想法,她也不想离婚。

残酷地说,她还没有离婚的勇气。

奔四的女人,眼角有了细纹,法令纹也很明显,小腹的赘肉长年累月地存在着,每个月五千多元的工资,除了当老师,压根没有其他挣钱的途径。徐芸芸悲哀地想,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要钱没钱,到底有什么能力离婚呢?这年头,离婚也是需要底气的!

如果不爱了,就离婚,估计中国已婚家庭会解散一大半,她想着想着,居然笑出声来。离婚了,一个人连儿子都养不活,拿什么离?

王振中又撩拨了徐芸芸几回,她始终不咸不淡,几个月过去了,对方终于感到疲倦,再也不像当初那样对徐芸芸殷勤地嘘寒问暖了。

徐芸芸在上参加了一个烘焙班,下班之余还侍弄花草,周末偷偷带了两个学生,忙到四脚朝天,头疼欲裂,回到家冲个澡,敷个面膜就睡了,整个人倒是神清气爽。

周磊说:“妈,你干嘛不去跳广场舞啊?”

徐芸芸吃了一惊,很有挫败感地说:“你妈还年轻,不需要去跳广场舞,臭小子!”

瑜伽练了两个月后,徐芸芸惊讶地发现,自己可以穿旗袍了。

她高兴地买了一条两百多块钱的旗袍,镜中的女人窈窕的身姿令人耳目一新。

周凯在她的胸前捏了一把,说:“孩子他妈了,骚情的。”

“管我!”徐芸芸噘着嘴,哼了一声。

两人一起到超市时,有个女人从马路对面跑过来,一脸羡慕地盯着徐芸芸问:“哎呀,你穿的这件旗袍真好看,哪一家店买的?”

徐芸芸笑得嘴都合不拢,很大方地把店铺链接发给了她。

周凯用眼角的余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徐芸芸,说:“我老婆还行,能把200多的衣服穿出一千多的感觉来。”

徐芸芸骄傲地说:“那是。”

走着走着,一回味,怎么今天和周凯的说话竟然多了几分打情骂俏的滋味,徐芸芸忍不住甜丝丝的想笑。

卢慧正式提出了离婚。

徐芸芸吃惊不小,连忙约她喝咖啡,问:“你是找好下家了?”

“没有!我的火锅店已经开了两家分店了,老子可以月入十万,为什么不离婚?早就不想过了,毫无新鲜感,死气沉沉,连带我的心都老了。”卢慧的嘴里叼着一支烟,嘻嘻笑着说。

“哇,太厉害了!我要是月入一万,都是好的。”徐芸芸其实想和卢慧说,改变自己,改变相处方式,也许婚姻还有救。她看到卢慧朝气蓬勃的脸上散发出胶原蛋白的滋味,不由得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像卢慧,她无法忍受没有爱意的生活,眼里揉不得沙子。

而自己,呵呵,徐芸芸笑了,其实,谁的眼里能揉沙子呢?不过是没有能力离开这片天,只能忍受沙子肆虐,慢慢的,也就像有了铜墙铁壁一般,沙子算什么?石头都能应付!

婚姻里的乏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再觉得他英俊威武,不再以仰慕的心对待他,也可能是渴望得到的温情落了空,也可能是曾经炙热的爱情变成了白开水,两人在一起乏味无比。

女人要擅于安慰自己,更要取悦自己!徐芸芸长叹一声,拍了拍卢慧的脸,说:“亲爱的,你活成了女人的另外一个样子,只要有本事,迷弟随便撩,加油!我看好你!”

卢慧莞尔一笑:“芸芸,一开始,我以为你会高举道德大棒谴责我,很高兴你没有。我也想通了,已经完全不爱了,余生很长,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离了婚,日子没有想象的那么悲惨。”

“嗯,来,为我们的青春干杯!”徐芸芸举起咖啡杯,店里昏黄的灯光中,红男绿女们在街边聚散如常,捋顺了自己的心,仿佛智者一般,瞬间看清了婚姻里的沟沟壑壑,徐芸芸感到眼前豁然开朗,神清气爽,明天,肯定是个好天气。

翠脆生生:中年美少女一枚,现居银川。

出版《两个人的江湖》《我们忘了,爱在婚前》等书,新书《美好的人,都不会孤独终老》《把平凡的日子过得像诗一样》新鲜上市,各大站和书店均有销售,其他文字散见报纸及杂志!

书中的时光
这些星座不是你分手了就可以甩掉的
蜂蜜美容养颜秋天吃 这些食物多吃养身体

猜你喜欢